联系电话

15094929042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盘推荐

“求医旅馆”催生配套商户 特殊短租房市场如何管--健康・生活--人民网

2021-07-29    来源:威海凤凰湖

10平方米的房间内,标配两张床和一台电视机,租金按天承销,每天100元到300元平均,房源由几名非上海证券交易所中介调配……近年来,大量肿瘤患者到上海求医,由于医疗资源有限、排队治疗周期长、患者经济拮据等原因,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周边出现一种被称作“求医旅馆”的特殊短租房。

最近一段时间,随着上海租房市场的整体向好,这些“求医旅馆”的房租也经常出现了较大幅度下跌。在一家正规中介的网站上,记者看见,复旦肿瘤医院附近的东安一村、二村、三村均正处于无房状态,最近一次挂牌,是东安三村一套60平方米的房产,租金8500元。

“这里比徐汇区其他地方都贵,没办法,方便治病。这里是刚需。”中介人员小王告诉记者,复旦肿瘤医院周边几乎仅有是短租房,“250元一天一间房,60平方米3间房每天可以收益750元,远比月租赚得多,而且供不应求。”

住院难、排队久,短租成刚须要

复旦肿瘤医院徐汇院区位于上海市东安路,每年超过百万人次的肿瘤患者到此就诊,其中还包括大量外地求医者。据医院官网介绍,2019年医院门诊量超过157.29万人次,住院10.07万人次,手术5.14万人次,出院者平均住院日4.9天,医院运营效率位居全国肿瘤专科医院前茅。

以这家医院的核磁共振检查为例,记者在检查大厅里看见,患者多数在15-20天前就展开了购票。在这15-20天里的排队空窗期,他们只好自由选择在附近住下来。一些患者告诉记者,因为医院住院部床位受限,不能优先照顾即将手术或者情况危重的病人,日常化疗通常被安排在门诊部进行。因此,这部分进行日常治疗的患者,也必须在医院周边短租过渡性。

大部分患者选择到周边老旧小区内的“就医旅馆”同住。53岁的庄一熙(化名)乳腺癌术后有数5年,这几年她数次从云南老家来到复旦肿瘤医院就医治疗,已入住过东安路附近的多个小区。

“东安一村、二村、三村....。。都寄居过,价格贵、条件劣,但没办法,这离医院将近。”她所说的这3个小区,是东安路上目前最炙手可热的“就医旅馆”小区。

在距离医院最近的东安三村,记者看见,有很多术后行动不便的病人在小区内居民活动花坛附近锻炼。“我现在就感觉没力气。少回头一步,少一分痛苦。”租住在这里的患者邹丹霞(化名)是江西人,去年年初她被追查胃肠道癌,几天前她开始接受放化疗,预示恶心、呕吐、脱发、力弱、骨髓诱导等一系列副作用,“现在行动不便,幸亏多花点钱住在医院隔壁。不然每天去医院吃不消。”

一个“房东”握数十套房

东安路地铁站出口处,每天都有10余名中年妇女长时间在此开到,她们手拿一沓印有电话号码的卡片,向往来路人介绍自家房源。这些房源没有挂靠任何一家房屋租赁中介平台,是通过私下收拢产权人的房源,再集中调配租赁。虽然这些人可能没一套自有房产,但租客们都称之为他们为“房东”。

多数“房东”都告诉他记者,自己手握数十套房源,且不仅仅限于一个小区,更有不同价位层级、有所不同设施条件的房源可供选择。

东安三村的“房东”小华2017年8月从老家福建回到上海,偶然从朋友口中获知了这个庞大的租房市场后,决定“入局”。数年经营下来,他手中有数90间房供租赁。如今,他已经将妻儿和丈母娘收到上海居住。白天,他无暇工作,把揽客的任务转交妻子和丈母娘。

拖家带口,是东安路“房东”们的常态。杨家袁的微信名备注是“东安二村 364 摸某某室”,他今年50岁,平时负责统筹房源和收房租,而他的爱人则负责管理给每套房子换洗床单、打扫公共区域,他的小姑子负责发卡片和带看。

记者注意到,由于租赁双方通过非正规途径交易,“房东”们无法与租客签订任何月合同。患者庄一熙向记者展出了一条微信聊天信息――“30日期(起)星期六待住,4号后140一天15天起空调另算数”――这是东安二村某“房东”发给她的, 这句没标点甚至带有错别字的短信,是她此次租赁唯一的“凭证”。

东安路沿线小区大多建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小区规模500-3000户不等,户型拥挤、翻新老旧,50平方米上下的房屋,多半被隔开出有3间,住6人,患者和陪护家属各占一半。个别房屋把储存室等空间改造成了居住隔间,隔间内没有窗户和空调,有的甚至仅用一道推拉门与过道隔开。

人员杂、噪音大、空间小,给不少需要静心养病的术后患者带来了苦恼。2015年,这里甚至被媒体爆出一个房子被隔出9个“格子间”、房子里不足6平方米的阳台被改造成客房的极端案例。

有患者告诉记者,公共区域的清洁卫生是一个“大问题”,甚至有患者回应在厨房里捉到过老鼠。庄一熙介绍,她租住的房屋里,公共冰箱使用频密,又长期缺少清扫,已经变得肮脏不堪。她经常在冰箱里保存注射药剂,但冰箱常常残余着没有吃完的菜根果皮,“放在一起不知道会会有污染。”

“就医旅馆”催生配套商户

抗癌“沪漂”不仅拉动了东安路周边的短租房市场,也催生出设施的共享厨房、裙子店、短租物资商铺等各种业态。

在东安一村,一间位于一楼的住房凿开了外墙,被改为造成了“共享厨房”。来这里做饭的,都是附近的病人和家属。

“分享厨房”的经营者小冬已经在这里做了12年做生意,除了给患者及其家属提供一个烹调的地方,她也负责管理代加工。“想吃什么就做什么”“为医友获取专业的饭菜加工,炖汤与饭菜代加工服务”,小冬的名片上把她能做的活儿全都写出了一遍。她把名片盒放到了厨房窗台上,并且立上了醒目的看板,窗户上还所列了代加工的菜品及价格。

走出厨房,两排密集排列的炉灶一字排开,酱油、香醋、辣椒酱等调料顾及南北口味,各种规格的炊具也一应俱全。除了一些家常菜,小冬还专门推出了几款针对肿瘤患者的食物――“五红汤(升血小板特别有功效)15元/份;黄鳝骨头汤(升白细胞特别有功效)15元/份”。

此外,还有一些专门因肿瘤患者特殊市场需求经常出现的商户。复旦肿瘤医院周边,至少有3家裙子店,假发售价在几百元到几千元平均,销量可观。

周边的便利店还有为患者准备的宽松睡衣、为陪护家属准备的折叠椅,脸盆、夜壶、床上三件套等应有尽有。一家百货店老板告诉他记者,这些都是“求医旅馆”住户最需要的生活物资,“必须的人多,我们就多入一点。”

根据2020年全国肿瘤登记监测点的请示数据,我国每年新放癌症病例约392.9万例,发病率相似世界平均水平。由于医疗资源在地区间分布不均,像抗癌“沪漂”这样涌进大城市的异地就医群体越来越多。

除上海外,北京、广州、西安、南京等城市的大型肿瘤医院周围都有类似的“就医旅馆”。这一类似短租房市场的经常出现,一方面便利了肿瘤患者,另一方面也不存在安全隐患。“房东”们展开非正规租赁经营、违规改造房屋,而群租居住、共享厨房也存在安全卫生隐患,租客间矛盾纠纷等也时有发生。

如何对大型医院周边短租房市场展开规范化管理,同时兼顾确保异地就诊人员的基本生活需求,成为摆在城市管理者面前的新课题。(王烨捷)


世茂股份 世茂股份 世茂 世茂股份